EMO

【堀鹿堀】堀學長的女朋友(五)

【堀鹿堀】堀學長的女朋友(五)



 

*性格黑化注意

*OOC注意

*15R注意(未滿15歲請勿點開?)






-----------


  「學長,你的嘴怎麼了?」堀的女朋友詢問著。

  

  「……」堀先是沉默,心情看起來異常的惡劣。「沒什麼…」他下意識用手背輕撫傷口早已結痂的嘴角。一旁的女友陷入沉思。

 

  最初,她跟大家一樣。


  目光追逐著王子殿下。

  戲劇社的王子是公平的,不會特別袒護誰、總是溫柔的對待每一個跟她說話的女孩子。她就像是從童話故事裡走出來的王子本尊、滿足了少女的情懷。


  哪怕一眼,也希望鹿島遊可以記住自己。

  她也明白、越是對鹿島抱有特殊的情感,換來的只是跟其他女孩子平等的地位。


  而且,鹿島是個女孩子。

  再怎麼像男孩子仍改變不了這項事實。

  夾帶著些許的失落,她仍是默默注視著她。

  

  後來,她開始感到好奇、為什麼王子殿下執著於『學長最可愛的後輩』。

  或許是帶有些許移情作用,她開始在意起堀政行這位學長。


  既可靠又負責、做事效率高,嗓音也極其好聽。

  在看見堀學長指導社員演技時,她終於明白,王子殿下的執著為何。

 

  堀學長的演技散發著不亞於王子的光芒。

  

  漸漸地,她發現自己喜歡上堀學長。

  開始打聽堀學長的喜好、慶幸自己有雙常被人稱讚的美腿。


  雖然也被誇獎過很漂亮、但她知道的,學長僅對鹿島遊的臉情有獨鍾。

  即使如此,她還是想進入他的視線,成為他特別的存在。  


  學長答應了她的告白。

  她知道學長有在努力培養感情,但心底深處知道--他在勉強。


  人是自私的,她覺得自己非常自私,抓著學長責任心強這點,佔著女朋友這個位置。只是也許、也許他某天真的會回過頭看她一眼。


 


  原本該並肩而行的,女朋友發現堀停下了腳步。

  她回過頭,發現堀欲言又止。


  她看見堀向自己走來,頓時心跳漏了幾拍。

  看著他逐漸靠近的臉,險些以為對方要親吻自己。


  只是,他停下了動作。

  隨便找個話題帶過。


  堀政行的演技很好,連找個藉口都說得一氣呵成,連貫到可以掩蓋過那個事實。

  如果自己也沒發現就好了。


  沒發現對方本想吻自己、卻停下來的這件事情就好了。


  女朋友看著堀拿起筆記本認真地詢問自己的喜好時,眼淚差點不爭氣的流下來。

  他們兩個都注意到了,旁邊的喧嘩聲。


  一群女孩子圍繞著鹿島。


  「鹿島君,你的嘴角怎麼了?」一個女孩向鹿島詢問。

  「嗯?傷口?」鹿島用手輕撫自己的嘴唇。「唉呀,真的耶。」她嘴角上揚,淡淡的笑著。

  「莫非,是公主大人在夜幕低垂之時、化為一隻可愛的小貓咪,將我給咬傷吧?」鹿島語帶曖昧的說著,圍繞她的女孩子們情緒達到最高點、被詢問的女同學還因為太興奮而暈了過去。


  堀的女朋友停下腳步,盯著鹿島的傷口看。

  她確信,堀學長跟王子殿下有發現彼此、但卻沒有向對方打招呼。

  正當她在煩惱時,手一把被堀抓著、強行離開的鹿島所在的地方。


  她看著堀學長牽著她的那隻手,努力忍住眼淚。



  


  堀沒有辦法吻女朋友。

  理由莫名地可笑。


  在決定將親吻付諸行動的那刻,看著對方單純而羞澀的模樣,他竟然想到了鹿島。想起昨天傍晚她在他唇上留下的觸感。


  想起昨天那個時候--


  「那麼,練習過牽手了。」堀跟鹿島兩個人將戲劇社社辦的門反鎖,雖說是練習,兩人間的氛圍比起情侶更像仇人。


  兩個人都板著一張臉。

  堀站著、而鹿島則是坐在桌子上。


  會到這個地步,兩個人八成都瘋了吧?


  「接吻吧。」堀平淡地說著,他看著眼前的人,完全不知道她在想什麼。


  他一直都覺得,鹿島那張臉是至今為止他看過最俊俏的臉蛋、一張最適合站在舞台上,吸引人們目光的姣好面貌。

  

  此時此刻,他卻有另一種體悟。

  明明是同個人、同張臉,他卻覺得面容中帶有幾分嬌媚。


  在這樣靜謐的環境之中,他像是得到特權中的特權,能夠仔細地瞧著鹿島。

  見鹿島沒有拒絕,堀低頭看著因為坐在桌上而比自己略矮的她。


  他用手輕輕撫摸著鹿島的臉,那張他一直看到入迷的容貌。

  那個平常吵吵鬧鬧的傢伙,不知道為什麼鬧彆扭安靜成眼前這副德性。


  「鹿島…」堀低喃著,鹿島抬頭望著他,卻一句話也沒說。堀像是對待易碎瓷器般、小心翼翼地撫摸著。他先是捧著她的臉,細細品味她的五官。

  『真美……』堀看著鹿島的睫毛,情不自禁地想著。他肯定是瘋了吧,對方可是那個鹿島!


  堀不自覺地用手來回撫著鹿島的雙唇,卻遲遲沒有吻她。


  「社長,你在挑逗我嗎?」鹿島用牙齒輕咬堀的手指。但她的表情絲毫沒有變化,既看不出不耐、亦看不出羞澀。原本都沉默的鹿島突然開口,讓堀稍微嚇了一跳。


  「妳到底是誰?」堀皺眉,問著眼前的人奇怪的問題、但他沒抽回被咬著的手。


  鹿島欲言又止,給了他一個含糊不清的笑容。

  甚是輕佻、自信滿溢--比起王子、比起魔女…他覺得眼前的人更接近高傲的女王。若是不克制自己,也許會彎下身舔舐對方的腳趾也說不定。


  彼此都不正常了。


  「你的茱麗葉?」鹿島一邊說著,一邊將手搭上堀的胸膛。

  「茱麗葉會死去。」

  「那你希望我是什麼呢?」那聲音像是會勾人似的,而他便是俘虜。


  堀愣了會,看著眼前的人。

  他希望她是什麼呢?


  他希望她是鹿島遊就好、但他困惑了。什麼才是鹿島遊呢?那個天真無邪像個傻子般渴望自己疼愛與稱讚的傢伙、還是眼前這個陌生的傢伙?


  或者,兩個都是?


  鹿島見堀沒回應,順勢拉了堀的領子。裝模作樣是有的、但畢竟沒真做過,初吻成了撞擊,兩人的唇上染上一抹紅,但雙方都沒有理會。


  混雜著血味,堀真真正正體會到鹿島是個女孩子。

  這個吻讓他拋去思緒、腦中一片空白,他不知道是吻、還是在咬對方。

    

  鹿島嘴上的傷口擴大,流下的血沿著下巴滴到她純白無瑕的領子上。她眉頭微皺,忍不住悶哼了幾聲。堀聽見她虛弱的反抗聲,索性將舌頭也伸了進去。這一舉動讓鹿島下意識地將雙腳給併攏,卻將堀往自己夾得更緊。


  真的是女孩子呢。

  鹿島這樣的表情他是第一次見到。


  『該死,真是犯規!』堀怒氣一來,順勢將鹿島從桌子拖下,將她按倒在桌上。

  鹿島只覺得自己缺氧缺的嚴重,沒人告訴她接吻是這樣的。她感到身體一熱,用力地反咬了堀一口,將堀硬生生地從她身上推開。  


  兩人對視,雙雙掛彩。

  交雜著彼此的喘息聲。


  鹿島慌了,但是她好勝的個性又不想讓自己處於劣勢。


  「學長,等跟女朋友進行到這地步再陪你練習下個階段吧……」鹿島迅速地轉換態度,賭氣地說著。雖然話說出口的瞬間就後悔了,但她沒有收回的打算。


  本來,她就是替代品。

  女朋友的替代品。


  鹿島稍微整理了下衣服就打開社辦的門快走離去。


  

  堀困惑著,他覺得跟鹿島的距離越來越遙遠了。

  明明親了她,卻覺得她不在那裏。


  更荒謬的是,原本是鹿島要陪他練習,他卻反而因此吻不下去。

  吻那個他其實該吻的女朋友。


  什麼時候,滿腦子都是鹿島。  

  準確地說,他發現了。

  從過去到現在,一直滿腦子都是那傢伙--只是現在多了佔有慾。


  他摸著自己受傷的地方,腦海裡迴盪著鹿島的話。


  『學長,等跟女朋友進行到這地步再陪你練習下個階段吧?』

  像甜蜜的毒藥似的,不停重複著。


  堀覺得痛苦,因為自己對女友不忠、但卻又沒辦法停止自己對鹿島的渴望。想起朋友稱讚過自己是個負責任的人,堀覺得苦惱。

  『什麼負責?根本就是在女友跟學妹間搖擺不定的爛人而已!』他自嘲著,他知道自己該果斷跟女朋友說清楚,但是……


  他自私了,因為女朋友這個藉口在的話……

  鹿島會繼續陪他練習下去吧?


.待續


2015/01/11 Fin. EMO


後話,真的很感謝每位在文章下留言的朋友。看到覺得很感動(;´Д`A

因為堀鹿認識很多同好覺得很開心,然後,下一回不意外的話是18R(掩面

在Lofter直接發應該會被檢舉,所以會另外找地方傳。


2015-01-11 热度(215) 评论(15)
评论(15)
热度(215)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
© EMO
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