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MO

【堀鹿堀】堀學長的女朋友(七)(完

【堀鹿堀】堀學長的女朋友(七)(完


  是該結束這場鬧劇了。

  堀的女朋友苦笑著,眼淚最終還是不爭氣的落下了。


  「沒關係的,我早就知道是這樣。自從上次…學長打算親我卻停了下來…我就知道了--」女朋友低下頭,用袖子擦拭著自己的眼淚。

  「對不起…明明沒辦法回應妳的心意,卻還給了妳希望。」

  聽見堀這麼說,女朋友不停地用袖子試圖將眼淚擋住。這舉止讓堀覺得心痛,但他知道,他如果再給對方一絲溫柔、都是殘酷的。

  「學長,最後可以抱我嗎?一下就好了。」她抬起頭,看著臉色凝重的堀政行。

  「……這樣就好了嗎?妳要打我一頓我也不介意的。」堀聽從她的話,輕輕地抱著眼前的女孩子。她的身體比鹿島的身體更加的柔軟,但他滿腦子都是鹿島的事情。

  「只是覺得自己很笨,明明早該知道介入不了的…」她將頭埋在堀的胸膛,「學長,你喜歡鹿島君吧?」


  堀默認。

  「我才是真正的邱比特吧?」她笑的苦澀。

  堀沒有回應,只是靜靜地抱著她。



  只是這一幕,卻被最不該看到的人看到。



  「鹿島,昨天發生了什麼嗎?」御子柴詢問著坐在窗邊的鹿島。  

  「發生什麼?」鹿島回問。

  「算了,妳不說就算了…我等妳想說的時候,只是、別讓佐倉跟學長操心啊。」御子柴傷腦筋的說著。


  「操心、為什麼要操心?我有好好去社課哦。」鹿島心不在焉地說著,回想起自己早上撞見堀跟女朋友抱在一起的畫面。「學長不是跟女朋友正甜蜜嗎?我有做什麼會讓人擔心的事情嗎?」

  「哈?」御子柴愣了一下,他完全看不出來學長跟他女朋友哪裡甜蜜了。而且野崎跟佐倉明明跟他說學長最近看起來很沒精神、但什麼都不說。

  可是眼前的人跟學長更熟,她的話真實性比較高才對。

  「妳最近的態度很奇怪啊……」御子柴傷腦筋的說著,一邊摸著鹿島的額頭。雖然鹿島對他的態度已經最接近正常了,但他還是感覺得到不對勁。

  「……」鹿島沉默了半晌,「你想知道昨天發生什麼?那待會跟我來吧。」


  鹿島快步地走在前方,後方的御子柴要跟上倒是有些費力。御子柴看著鹿島在戲劇社的社辦停下腳步。她將門拉開,示意御子柴進去。


  「今天不是沒社課嗎?」御子柴納悶地問著。

  「對呀,只會有我們兩個。」鹿島回眸,冷豔的表情讓御子柴不禁打了個寒顫。


  鹿島放慢腳步,坐在自己昨天被侵犯的那張桌子上。而御子柴困惑地站在鹿島前方。

  「御子柴,我們來玩吧?」鹿島露出天使般無邪地表情說著。一手抓住御子柴的手觸放在自己平坦的胸部上。


  那瞬間,御子柴腦袋一片空白。

  他的臉紅得像熟透的蝦子,覺得自己險些暈過去。


  「鹿、鹿島!妳在做什麼啊!!快放開我!」


  「你不是想知道嗎,昨天發生什麼事情?」鹿島緩緩地說著,她的一舉一動確實讓御子柴意識到--她散發著女人味。


  「妳、妳…!」御子柴再也忍不住,一把扯起鹿島的毛衣。


  「妳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嗎?!」他的拳頭扎實地落在鹿島的臉上,不偏不倚。「不要當我是笨蛋啊!選在這裡、就代表妳知道堀學長待會會過來。」御子柴激動地幾度語塞,他看著鹿島一臉錯愕的樣子。

  「我也是正值青春期的男孩子好嘛!要是我真的按倒妳了…我真的對妳做什麼的話…妳要我怎麼辦啊!?」御子柴一邊說著,一邊看著自己打了鹿島的手。


  下一秒,他不知所措。

  鹿島遊,那個所向披靡的王子殿下居然哭了。

  「……」鹿島的手撫著自己被御子柴打疼的地方。斗大的淚珠不停地沿著她那張好看的臉流下。像是最近所承受的情緒一口氣潰堤似地,她放聲大哭。


  「嗚…怎、怎麼辦?」她一邊哭著,一邊抓著御子柴的衣角。「學長他、學長他肯定討厭我了!」

  『恢、恢復正常了--?』手足無措的御子柴看著鹿島,他原本以為鹿島會像哥們一樣回揍自己,結果居然哭到臉都花了。


  「太、太難看了,快帶我出去!不能被學長看到這樣子!」鹿島哭了好一陣子,總算回過神來。但是因為她哭得精疲力盡,連站起來的力氣都哭光了,她一把抓住御子柴。


  「哈?那我背妳…」御子柴慌亂中背對著鹿島,要鹿島上去。

  「太突兀了,用抱的!要把我的臉完全埋住、認不出是誰!」

  「這、這難度太高了吧,妳身高快一百八耶…」御子柴回過頭,尷尬的看著鹿島。

  「用外套蓋住我的臉!御子柴、身為王子勁敵的你一定可以辦到!」被洗腦的御子柴還真的照做了,那畫面詭異的可以。


  御子柴吃力的抱著鹿島,努力地要將戲劇社社辦的門打開。

  門是開了,但是是堀政行打開的。


  「「……」」尷尬的氣氛瀰漫在空氣之中,堀政行一看就知道御子柴手上抱著用外套蓋住頭的人是鹿島遊。

  「堀學長…」御子柴抖著聲音看著一臉低氣壓的堀,看不到的鹿島也跟著緊張起來。

  「手、手借我……」

  「哈?」堀困惑,但還是將手伸出,御子柴很順手的將手上的鹿島丟給了學長。


  「你知道、這傢伙很重嗎!!」御子柴一臉如釋重負的表情。

  『御、御子柴!?你背叛我!』鹿島在內心吶喊著,一想到自己要面對堀學長,整個身體都僵硬了起來。


  「我、我是不知道你們發生什麼事情了!」御子柴對著不熟的堀說話顯得有些結巴。「但是、你們快給我把話講清楚,別讓鹿島哭成這副德性啊!!」御子柴一邊說著一邊把蓋在鹿島臉上的外套扯掉。


  堀政行看著懷裡的鹿島臉上明顯哭過的痕跡,他呆愣了會。

  總覺得一下子接受太多資訊,只浮現出『這傢伙連哭成這樣都好看啊……』的想法。


  「好了!快講清楚,我守在門外!」御子柴自顧自地把話說完,激動地將門大力甩上。這動作跟鹿島昨天的動作如出一轍,不愧是好兄弟。

    

  堀輕而易舉的把鹿島抱著,刻意地將她放在那張桌上。堀還在思索要怎麼開口好,鹿島倒是很乾脆的直接從桌子滑下,順勢跪在地板上。


  「學長,你討厭我了嗎?」鹿島抓著堀的褲子。


  「妳、妳在做什麼!」堀一把將鹿島給抓起來,「妳的傷口根本還沒好吧…別做這種激烈的動作。」堀小心翼翼地將鹿島的雙腳併攏,然後讓她乖乖地坐在桌上,深怕下一秒她又好動起來。


  堀覺得欣慰,他的王子殿下終於回來了。


  「學長,你不討厭我嗎?」鹿島再度詢問。


  「我喜歡妳喜歡到快瘋掉了。」堀扶著額頭,他深知的,眼前的人不打直球她不會懂,所以最好的辦法就是拿球砸在她臉上。


  「……」鹿島聽聞,反應慢了半拍。「學長,你的女朋友呢?」


  「分了。」 

  

  「分了?學長,你是笨蛋嗎。」鹿島眉頭微皺。「難得出現比你矮、嬌小又可愛,五官長得像娃娃、腿漂亮的女孩子跟你告白耶。」鹿島一邊說著,那隻手一邊在胸口比劃學長的身高。若不是她現在身體虛弱,堀政行應該會直接付諸暴力。

  「妳也不想想是誰害的!」堀暴著青筋,差點被眼前的人給氣死。

  「所以、學長更喜歡我嗎?」鹿島臉不紅氣不喘地說著。看著她那張被揍過還哭花的臉閃耀著光芒,直白的讓堀真的很想打下去。


  「沒錯。」


  「想生小孩的那種喜歡嗎?」鹿島追問著。


  「沒錯。」堀連吐槽都省了,為什麼她一點都不難為情?


  「欸?那麼我現在既是學長最可愛的後輩、還是最可愛的女朋友嗎?」鹿島一臉高興地指著自己。


  「是、是。」堀用平板的聲音附和著。鹿島雀躍地高舉雙手、抬起一隻腿想要跳起來,這動作馬上被堀給制止。


  「注意傷口啊妳!」他快哭了,頭好疼。「還有,妳的臉是怎麼一回事?」


  「啊--這個呀,被御子柴打了。」鹿島一邊呆笑著。「原來被打醒這種事情真的存在呢,好厲害呀。」


  「麻…御子柴應該不會無故打妳吧?」堀有點不是滋味,連最後喚醒王子殿下的都是公主。

  「因為我剛才對他這樣子。」鹿島輕描淡寫的說著,一邊抓著堀的手往自己胸部摸著。堀差點吐血,但是他沒將手抽回來。


  「妳這傢伙,別鬧彆扭就對男人放電啊…」堀大概也猜出原因了。


  「學長在吃醋嗎?」


  「對,妳好歹也意識到自己是女的吧。」欲哭無淚大概就是堀政行現在的心情。


  「欸--可是我只有對學長才有那種意識耶?」  


  「那就拜託妳只對我做這種事情吧。」堀垂下頭,為什麼好像只剩下他一個人在臉紅了,恢復狀況的鹿島臉皮真的超厚、居然若無其事的說這種令人害羞的話。


  「是--」鹿島甜甜地笑著,然後把堀擁在懷裡,像是在抱小動物一樣輕輕磨蹭著。「學長,最喜歡你了喔。」

  正當堀想回應鹿島時,社辦的門被用力地打開。堀下意識地向後退了一步,只見御子柴迅速地走了進來。


  「先、先說好,鹿島一、三、五晚上歸我!」御子柴一邊說著,一邊擋在鹿島跟堀的中間。


  「御子柴,你就這麼怕孤單嗎?」鹿島閃爍著光輝,拾起御子柴的手。「只要是公主所希望的,我每天晚上都會陪著你、直到你入睡為止。」御子柴害羞地說不出話來、帶著滾燙的雙臉蹲在地板上。


  堀懶得去吐槽,為什麼他們兩個可以把打電話聊天講得如此曖昧。


  「鹿島,你意外的適合女王跟魔女的角色呢。」堀無視他們倆,擅自插話。

 

  「欸?那下次要試試看嗎?」


  堀盯著鹿島的臉,沉默了會。


  「不,還是演王子吧。」


  其他角色,暫時先留著自己品嚐吧?

  直到王子殿下邁向更大的舞台為止。  

  

  

  

。全篇完


2015/01/18 EMO Fin.

終於寫完了,各種感慨
下圖是CWT39堀鹿本封面預定圖。

*新刊預定



2015-01-19 热度(263) 评论(30)
评论(30)
热度(263)
  1.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
© EMO
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