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MO

【堀鹿堀】謊言(三)

謊言(三)


  「……」五年不見,鹿島有太多的事情想知道了。但她躲避著,躲避一切想讓自己好過些。眼前的人是如此的熟悉、卻又如此陌生。


  「學長,女朋友真可愛呢。」鹿島鼓起勇氣抬頭。

  「啊…」堀像是默認的悶哼了聲,面無表情。


  「學長、真有一套呢。」鹿島覺得心像是被針插了一下,仍是笑著。


  肯定,是在笑自己自食惡果吧。

  編織的謊言毀了當年觸手可及的幸福。


  說不渴望是騙人的。


  「嗯,和麻…御子柴聯繫過了,妳家人希望妳暫時在外避風頭不要回去。」堀伸手將她的瀏海撥開,有著厚繭的手輕撫著鹿島的額頭。「有地方去嗎?」


  「有。」鹿島努力的忍住想後縮的身體,試著讓自己回到從前跟學長相處的情況,她是沒有地方去的、但是她不想讓眼前的人知道自己寥落到如此地步。


  「哪裡?」堀眉頭一皺,像是逼問。


  「…御、御子柴家!」說謊不打草稿、總之先送上摯友的名字擋一擋。她以為自己若見到學長、肯定可以從容以對,但卻比從前戰戰兢兢。


  「喔-」堀將手抽回。

  「學、學長,謝謝照顧,我立刻就走!御子柴肯定在等我了!」鹿島迅速站起來,帶著帥氣滿點又掛著病容的笑靨。


  這時候,她才察覺到不對勁。

  她原本身上穿的洋裝跟外套上哪去了?

  她好不容易挑的假髮上哪去了?


  鹿島僵直著身體,發現身上全然不是自己的東西,但尺寸卻合得詭譎。


  「御子柴幫妳買來的。」


  「……」


  「他說妳沒地方去。」


  「……」鹿島背對著堀,此刻的她覺得汗如雨下。是家人洩漏的消息嗎?御子柴怎麼在這時候特別機靈?


  「回到床上躺好。」堀說話聲調依然平板,但卻讓她不得不服從。鹿島像隻垂頭喪氣的狗兒乖乖躺回床上。


  「……」好想找地洞鑽進去,鹿島絕望的用棉被蓋住自己的臉。「學長,妳女朋友會生氣的,讓別的女孩子過夜什麼的,而且還是個美人學妹呢。」透過眠被傳來的聲音帶著些許的不情願。


  「妳傢伙,第一次說自己是美人啊。」堀揉了揉太陽穴,眼前的人是沮喪到什麼地步啊?

  「我是啊。」

  「還是一樣厚臉皮啊。」堀噗哧的笑,這笑聲讓鹿島探出頭來。


  「……」鹿島呆呆的看著眼前的人,不曉得有多久沒看到這笑容了。

  「好了好了,她不會在意的,妳住下來吧。」堀一邊笑著,一邊起身。還隨意撫摸著鹿島的頭髮,把她當孩子似的。


  若是從前,這樣嘉獎的動作肯定能讓她欣喜若狂。

  但現在,被當孩子的她感到不是滋味。

  而且學長有女朋友了。


  「學長,你家真大啊。」鹿島試著轉移話題,為了自己,她想忘記學長有女朋友這件事情。


  「普通大吧。」


  「欸--可是客房就是雙人床耶。」鹿島摸了摸那張柔軟的床鋪,連客人睡得都這麼好,主臥室肯定更大吧?況且這棟大樓還有管理員呢。


  「這是我房間。」堀淡定的說著。 

  鹿島慶幸自己沒在喝水,不然她一定會當場吐出來。


  「那…我應該睡沙發吧?」

  「病人睡床。」

  「那學長…」


  「睡床,妳沒看到這是雙人床嗎?」

 

  「……學長不怕被傳染嗎?」鹿島沉默,學長還是跟以前一樣把她當孩子,沒有男女的界線嗎?


  「我不是還好好的嗎?」堀白了鹿島一眼。「妳昏睡了兩天。」

  「……欸?」所以,這兩天她都跟學長躺在同一張雙人床上?鹿島覺得思緒有些混亂、以至於堀後來說了什麼,她都沒聽進去。堀只當病人累了,放她獨自休息。



  躺著的鹿島發現床旁的書桌上有個覆蓋著的相框,好奇心驅使她窺探。

  「…是學長自己不收好的。」她替自己找了個藉口,映入眼簾的東西跟她所猜測的一樣,是女友的個人照片。


  『就這麼喜歡她嗎?』


  帶有一絲醋意,聽見房外的堀像是入浴的水聲,她更進一步將抽屜打開。發現蓋在書下的底層有本相簿。


  『真隱密哪,明明是自己家裡。』鹿島不是不知道這行為是錯的,但她想讓自己徹底的死心、用任何蛛絲馬跡去證明自己沒有機會。


  她將相簿快速地翻閱著,只覺得自己心兒砰砰跳。

  她知道自己翻錯東西了。


  鹿島將東西物歸原位後,鑽進棉被假裝自己睡著了。


 


  她是醒的,十分清醒。

  她知道學長剛進門、知道學長躺在床的另一邊。


  鹿島覺得心有不甘,為什麼自己緊張成這副德性、而床的主人帶著勻稱的呼吸聲準備入睡。


  「小堀學長…」鹿島輕聲呼喚著。

  「啊?」堀的聲音中帶有些困惑,他以為他那頭疼的學妹早就入睡了。

  「我偷看了唷,桌上的照片。」

  「嗯…」堀像是懶得理會,隨意附和著。


  「真是個很棒的女孩子呢,女朋友…」

  「嗯-」兩人背對著彼此,鹿島聽得出對方的聲音快進入夢鄉了。


  鹿島皺眉,側躺的她單手緊抓著被單。

  她若搶走這棉被,學長八成會揍她吧。


  鹿島徹底的後悔了,為自己的衝動。

  她真希望自己沒看過那本相簿。

  

  從幼稚園時期開始一路到她現在的照片,她得獎的報章雜誌,那本相簿,剪貼的東西像是毫不保留的紀錄了她至今的人生。


  最多的仍是她高中時期王子的扮相。 


  『為什麼…保留那種東西?』她想著,『為什麼可以若無其事的睡在我旁邊?』鹿島坐起身,看著背對她的堀政行。


  因為把自己當孩子嗎?

  因為把自己當哥們嗎?


  她抿嘴,索性將棉被給掀開。


  「堀…學長…」鹿島呢喃著,她猜想對方是裝睡吧,不然這種掀法怎麼一動也不動?鹿島覺得自己被徹底小看了。像是被激到似的,她直接將對方的身體轉向自己,然後跨坐上去。


  「我是女孩子呀,你好歹有點意識吧!你可是有女朋友的人,哪有人讓高中時期的學妹跟自己同床的!」鹿島說著,溫潤的液體不禁從她臉龐滑落。堀沒回應,昏暗的視線也猜不出對方的表情。「為什麼…為什麼都是我的照片?你這樣不是讓我以為自己還有機會嗎?讓我覺得自己仍舊是特別的…」鹿島垂著頭啜泣著,虛弱的身體止不住地顫抖。


  「下來,因為妳是女孩子。」堀勉強擠出這句話。「在我理智線斷掉之前下來。」堀說著,一邊把鹿島抱回原本的位置,那磁性的嗓音在鹿島身邊響起,讓她因發燒而滾燙的身子體溫又上升了些許。


  「病人就好好休息。」他知道那句話安撫不了她,堀嘆了口氣。鹿島沒理睬堀的話,自顧自地哭著……直至精疲力盡。

  「…妳要讓身體折騰多久?」語氣中帶有責怪,他從背後抱著她。沒明說『折騰』的是自己還是對方。發現鹿島睡著了,堀乾脆直接抱著她入睡。 

  

  「就跟妳當年說有喜歡的人一樣,我沒有女朋友。」


。待續  


2015.03.13 EMO

  


因為怕劇透所以放在後面

這樣算有符合 歌潔 的   


『 在一起前,想撲倒學長反被撲倒的鹿島,健康甜文。 』 嗎XD

如果點文者說沒有,

我們下篇就繼續撲好了!(艸)

撲到歌潔桑滿意為止(!)

  


2015-03-13 热度(124) 评论(17)
评论(17)
热度(124)
  1.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
© EMO
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