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MO

【堀鹿】國王遊戲(終)

國王遊戲(終)


  「御子柴,幫幫我!」


  「啊?」


  「我快要輸了!」看著鹿島一臉不甘的扯著自己的衣角,看來她真的

著急了。那個除了唱歌根本全能的王子殿下也有輸的一天?


  「真不甘心哪…學長看起來游刃有餘的樣子。」她一臉飾演壞人角色

的臉,惡狠狠的盯著御子柴。


  「那是因為,妳不像女生吧?」御子柴認真思考後得到的答案。


  「我的演技不到位?」


  「不,你現在一臉要找人幹架的臉…根本就是個純爺們阿。妳早上那

生澀的模樣跑哪去了--期間限定一下就沒了。」這傢伙,到底對學長做

了什麼啊……


  「……」她陷入沉思。


  「不然,穿女裝好了。」御子柴說道。


  「御子柴,我現在就穿著制服裙子。」鹿島一邊說著,一邊掀起自己

的裙子給御子柴看。鹿島早就習慣周圍的人忘記她性別的事情。


  「喔--那,假髮?說起來、鹿島妳留過長髮嗎?」御子柴對鹿島的

行為一臉習慣的樣子。


  「有呀,即肩。」鹿島一邊比劃肩膀的位置給御子柴看。


  『呃…萬一鹿島帶假髮像人妖怎麼辦?』御子柴突然覺得有些恐懼,

在他腦內不斷浮現英俊的男人戴起假髮塗抹口紅的詭異感。畢竟一起出門

時,那傢伙永遠都是男裝。


  「妳…適合穿女裝嗎,我是指像平常妳身旁那群女孩子們外出時的打

扮--就是一眼可以意識到是女孩子,這樣再搭早上的演技應該有加乘的

效果吧……但…萬一像人妖的話…」御子柴最後那句話十分小聲,連臉色

都跟著沉下來。


  「--欸,可以的喔?」


  「等、等一下!不勉強的話還是不要嘗試--這樣受到打擊會更大的

!」御子柴突然一把抓住鹿島的肩膀,試圖讓對方打消念頭。說起來,之

前戲劇部合宿時聽聞她買比基尼、但一刻也沒看她脫下外面那件泳衣過。


  「不行,我非贏不可!我要讓學長對我刮目相看、穩坐最可愛的後輩

寶座!」鹿島颯爽的甩開御子柴的手,迅速的跑離他視線。


  御子柴伸出手想抓住她,但兩人的體力相差太多了。他望著她的背影

,只希望結果不要太糟糕就好了。


  況且,到底怎麼跟可愛的後輩作連結的呀--那傢伙!!



  「小御子,你在做什麼?」千代看著前方那個躲在牆後的熟悉身影,

雖然很想無視、但是出於好奇心還是上前詢問。


  「鹿島她…正在穿女裝。」御子柴一臉凝重的說著。


  「呃--鹿島君本來就是女的呀?」

    

  「不,她跟女孩子們借了化妝品…還拿了戲劇社的假髮。怎麼辦,我

是不是給錯建議了啊--」


  「別這樣想嘛,我進去看看。」千代帶著坎坷不安的心情進入女化妝

間,心裡正想著要怎安慰失落的鹿島。


  畢竟,王子殿下是如此的俊秀。


  「咦?」千代有些遲疑的看著站在鏡子前面的人。


  「啊,小千代。」她輕聲說著。


  「真、真的假的!?」千代不小心喊得有點大聲,聽聞了御子柴慌亂

的衝進女廁。


  「鹿島,沒事吧!」


  「欸~沒事的喔,你覺得如何呢?御子柴。」


  御子柴呆愣了會,還沒反應過來,發現要用女廁的女同學用詭異的眼

神看著自己,立馬羞紅著臉衝出去。


-  


  「嘩…鹿島君意外的很適合呢,有姐姐大人的感覺。」小千代在一旁

興奮的說著。


  「欸-真的?」但骨子裡還是那死樣子,總是用讓人捉摸不輕的態度

把事情帶過。就像此刻,這樣的誇獎也分辨不出她本人是高興還是失落。


  倒是身旁的御子柴有些糾結。


  「這貨才不是鹿島…」他呢喃著,一邊躲在千代的後方,跟鹿島形成

一個微妙的距離。


  「很奇怪嗎?」鹿島撥弄自己的瀏海,輕聲詢問。


  「是很適合沒錯啦…完全讓人意識到妳是女的。」御子柴有氣無力的

說著,總覺得自己的摯友好像被什麼東西帶走了。


  「對吧,這假髮的長度剛剛好呢。而且化妝把原本立體英俊的五官做

了些許的柔化…不過沒想到鹿島君…妳連化妝都會呀,起初以為可能會頂

著大濃妝出來呢。」千代看著鹿島那頂顏色相襯、仿若真髮的假髮說著。


  「因為要給公主們建議,所以有研究過。」鹿島笑咪咪的說著。


  但終究是鹿島,馬上就被女孩子們包圍,一邊稱讚她的裝扮一邊挽著

她的手。


  「吶吶,鹿島君,最近戲劇部的活動真多?」  

  「對呀--先是扮成女朋友、再來是化妝戴假髮,莫非下一次鹿島君

要挑戰公主嗎?」

  「鹿島君的妝是自己化的嗎?」  


  「哎呀,這可是個秘密喔。」鹿島的嘴腳勾起淡淡的弧度。「這是為

了要用這雙手對公主們施魔法,讓原本就如此耀眼的各位變得更加動人呀

。」她話才剛說出口,女孩子們的尖叫聲此起彼落。


  「…不愧是鹿島君。」一旁的千代跟御子柴默默的看著鹿島被女孩子

們軟性「架走」。



  下課鐘聲響起,堀收拾著書包。一邊跟同學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,一

邊想著中午將那頭疼的學妹按倒的事情。  


  從一開始,就覺得自己挖到寶了。

  比任何人都耀眼的王子殿下。


  這場國王遊戲的最終回合,估計是能夠順利結束的。


  『是腿嗎。』堀想著,中午的時候一摸到鹿島的腿就將理智拋得遠遠

,他也納悶著--如果鹿島沒跑走,他會不會更進一步。


  『更進一步…想做什麼?』將戲演下去嗎?如果只是演戲,他會停下

來的。因為當時的她露出的表情,在他腦中揮之不去。


  不是什麼王子殿下,那傢伙。

  是女孩子。


  『因為沒人比那傢伙更適合王子了,倒是沒想過擺在其他位置。』堀

認真的思考著,難道限制了她的才能嗎?


  做為一日的男朋友,這時間是該去找她的。

  這對他來說也不難、只要朝著女孩子們聚集的地方就八九不離十了。


  雖然每次找到她的關鍵是直覺。


  找到了。


  二年級走廊的盡頭,仍未走到就聽到女孩子們的喧嘩聲。



  「鹿島,該回家了。」


  「啊,學長。」鹿島仍舊帶著著亢奮的心情撲向他。兩人都把中午的

事當作演技帶過,沒有太多的尷尬。原本挽著鹿島雙手的女孩子們也很識

相的將手鬆開,這是她們一直都有的默契。


  倒是堀,看清楚鹿島的臉時稍微愣了一下。


  「…在進行什麼遊戲嗎?化了妝。」堀臉色一沉,總覺得有什麼在體

內騷動著。

  

  「嗯--想攘學長你稱讚我像個女孩子。」鹿島毫不避諱的說著,一

邊害羞的撥弄自己的瀏海。盡力地演出著靦腆的樣子。


  「嗯,很像女孩子。」堀淡淡的說著,但完全沒有誇獎的意思。「快

走吧,電車要走了。」堀說話的同時伸手牽鹿島的手,也不等她回應就將

她拖走。


  跟往常一樣強硬,只是動作柔和了些。


  鹿島用空著的那手對女孩子們揮手道別,然後任由學長牽著。


  『明明大受好評的、為什麼學長不稱讚我?』鹿島眉頭微皺,心裡覺

得不是滋味。雖然是一日情侶,但她非常不習慣被學長這樣牽著。


  哪一天,這樣的手就會牽著別人吧。

  但是只有揍人…只有揍人是對著我一個人來的。


  「學長,你在生氣嗎?因為我中午跑走了。」鹿島不解,看著眼前嬌

小的背影,她懦懦的問。


  「把裙子拉下來。」堀頭也不回。


  「啊?」為了讓自己有女人味一點,鹿島特地把裙子拉到大腿一半的

位置,沒想到這樣會讓學長生氣。她按照學長說的將裙子拉下。


  但她有點不滿,不是應該先稱讚她嗎?


  「你不稱讚我嗎,很像女孩子吧。」鹿島賭氣的說著。


  「我剛才不就說了,而且妳本來就是女孩子。」堀停下腳步。


  「那社長在生什麼氣。」鹿島特地加重社長兩個字的音量。


  「妳啊…」堀輕嘆了口氣。「還是王子更適合妳。」


  「……喔」她感覺有些複雜,一方面難過自己徒勞無功,一方面卻覺

得有些高興。


  「但是沒準哪天想要吸引男人的目光,就真的會留長髮打扮了喔。」

她漫不經心的說著。「但是、還是女孩子可愛些呀,喜歡被軟綿綿的女孩

子們圍著。」


  「……」堀再度沉默。


  『糟了,差點忘記自己現在是女朋友的身份。剛才那句話看起來就是

劈腿的前兆吧!』鹿島內心小小震驚了一下,然後將被牽著的手握緊。


  「但是--我只希望學長的目光能夠永遠停留在我身上。」她輕盈的

跳到學長面前,嘴角勾起了一抹甜甜的笑容。


  已經是了。

  但這句話他卡在喉嚨說不出來。


  

  「喔--」他別過頭,各種意義上的。


  『太好了,學長看起來沒那麼生氣了。』鹿島帶著孩子似笑容,完全

沒注意到身邊的人耳根早已紅透。


  


  兩人一路上沒怎麼說話,倒是手一直牽著。她顯得有些不自在,因為

對她投以目光大部分是男生、甚至也有人想上前搭訕,但發覺她的手與另

一個異性牽著時,大家都知道名花有主。


  『真不習慣…不過這也算帶得出門的女朋友吧,做為男朋友會很高興

嗎?』她暗忖著,偷偷瞄了身旁的人,只感覺到對方的怒氣。『不愧是學

長,連吃醋的模樣都揣摩得好好。』她在內心驚呼著,對堀的崇拜又更上

層樓。


  不過,他是真的煩躁。

  對於自己心境微妙的變化感到煩躁。

  對於周遭的人向身旁的人投以的眼光感到煩躁。


  

  「學長,謝謝你送我回來。」直到鹿島再度開口,堀才回過神來。

她輕輕彎腰輕吻堀的額頭。


  如果真的有女朋友,大概是這種感覺吧?

  

  「嗯,快進去吧。」他淺淺一笑,五味雜陳。


  「明天見。」她將牽著的手收回,像往常一樣的笑著。他很襯職的回

以一個很淺的笑容、但他心裡卻添了份淡淡的憂愁。


  因為鹿島總是這樣,總是不知道她在想什麼。

  就像現在,她很乾脆的、頭也不回的進屋子裡。



  

  「御子柴,我很成功喔。」鹿島帶著輕揚的語氣說著。

 

  「成功…讓學長頭疼嗎。」後面那句御子柴說得非常小聲、小到鹿島

根本沒聽見。


  「嗯,因為學長道別時他對我笑了。我的演技肯定讓他滿意吧!」只

是這麼單純的原因,就能讓她一整晚保持好心情。


  「那還真是難得啊,一次也沒揍妳?」電話那頭的人困惑的回應著。

  「欸,沒有呀--的確很不習慣呢。」坐在書桌前的鹿島輕輕的將頭

往後仰,看著牆上的時鐘。她一回家就將身上的妝扮弄掉,恢復以往像極

男性的的短髮。


  就要過十二點了。

  一日情侶就要結束了。


  「不過,我還是更希望學長打我呢。」因為學長對任何人都很溫柔,

唯獨這樣才讓自己覺得特別。


  「妳可別讓學長傷透腦筋啊。」御子柴說著。兩人又隨便聊著零碎的

事情聊過十二點才道晚安。


  十二點過了。


  她看著時鐘想著,對於自己的表現很是滿意。

  但內心卻有點不滿足。


  才掛掉的手機又震動了起來,發現是堀傳來的簡訊。


  「咦?」鹿島帶著幾分興奮的心情看著螢幕上簡短的字句。


  我在樓下。


  『學長,要來回饋心得嗎?』她開心的下樓,看到學長仍穿著校服。


  「學長,你還沒回家嗎?」她穿著一身休閒的衣著,是平常那種會被

誤認成男人的妝扮。

  「剛才送你回家後去幫朋友弄東西。」去當某個背景障礙者的助手。


  「欸--難怪剛才短信都很簡短呢。」

  「不說這個了,來討論心得吧?」


  「喔喔,社長的演技真是太棒了,我好幾次差點被你給騙了,就像自

己真的是女朋友一樣呢,而且…最後我我彎腰親你時…你心裡應該是想著

彎什麼腰吧!」鹿島滔滔不絕的說著,臉上掛著濃厚的笑意。


  「當時的確很想抓著妳的腳把妳甩出去。」堀表示同意的點著頭。


  「不過鹿島,妳的演技也很不錯,因為沒人比你更適合王子了,從沒

想過你也可以演女孩子--不過,你本來就是女孩子啊。」


  「學長也有幾度覺得我就是真的女朋友嗎?」

  

  「對啊,你這傢伙真是天生的演員呢,演什麼都能吸引別人的目光。

」 


  「也能吸引到學長的目光嗎?這樣的話我可愛的後輩位置很穩的吧?

」鹿島開心得詢問著。


  「你說誰是可愛的後輩。」堀聲音一沉,這傢伙到底有多想要這名號

啊。


  「好過份。」鹿島輕聲的說著。然後抬頭看著天空中的月亮,夜晚的

街道顯得十分寂靜,只剩人工光源在黑夜中陪襯點綴著圓月。晚風輕輕地

吹撫著兩人。


  「鹿島。」堀打破了短暫的沉默,抬頭看一旁的人。


  「嗯?」


  「給妳。」堀從書包裡拿出東西,交到鹿島的手上。


  「這是?」她瞇起眼睛,看著手上寫著國王字眼的籤條。


  「因為某個人耍賴,要求膝枕延長。」堀一臉頭疼的說著。


  「欸--學長還惦記著這件事情呀,就這麼不情願。」


  


  「所以我要求延長。」


  「?」鹿島先是一臉困惑,等到反應過來時,才發現對方的神情非常

認真。「延長到什麼時候?」她輕聲詢問。


  「到其中一方想結束。」堀答道。


  鹿島不自覺地笑出聲音,看著堀。


  「學長,一般女孩子會覺得這樣的告白是零分吧?」笑容在她臉上綻

放。


  「你又不是一般女孩子。」堀皺眉,他實在摸不透她在想什麼,同時

也摸不透自己此刻的舉動,只是單純想這麼做。只是有點擔心害怕,從她

口中聽到其他答案。


  「…好啊?」鹿島笑著給予答覆,但他確信她臉上的笑容絕對不是什

麼害羞,罷了,這傢伙一直都是這樣,一直都是曖昧不清的態度。就像她

平常掛在嘴邊的『最喜歡學長了!』一樣。


  「別鬧著我玩。」堀有些不悅的說著。  


  「怎麼會,我是認真的哦。」鹿島輕撫著堀的頭髮,即使她知道堀不

喜歡。「就像學長說的一樣,這樣的告白對我而言是滿分喔!不過,是小

堀學長限定的滿分喔?」她在他耳邊輕聲說著。


  此刻,堀才看見她臉上那抹紅。

  他順勢抓住她的衣服,藉由衣服將她拉向自己。

 

  然後吻她。

  就像平常打她那般強勢。


  只是這次,他確信了,眼前的人不是屬於大家的王子殿下,而是只屬

於自己的鹿島遊。



國王遊戲,全篇完<<Fin.>> 2014.10.07 00:10a.m. EMO.

    


後話


  因為鹿島依舊想盡辦法逃走社課,學長仍舊用暴力制裁那個想盡辦法

偷懶的混蛋。起初御子柴還不相信他們在一起,兩人相處起來跟平常幾乎

無異。雖然兩人都說在一起了,但他反而懷疑這兩人是不是一起進行的整

人計畫。


  直到他找鹿島時發現佔線的時間比以前多、發現摯友談論學長時的神

情有微妙的變化以及看見他們獨處的時間比從前多時,他才真的相信。


2014-10-07 热度(379) 评论(22)
评论(22)
热度(379)
  1.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
© EMO
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