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MO

【堀鹿】謊言(二)

謊言(二)


第二章為金魚草點文的部分,以下正文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  如果能作夢,能作甜甜的夢就好了。


  鹿島虛弱的躺在床上,沉重的身體讓她無暇思考自己身在何方。頭部傳來的冰涼觸感暫緩了她的痛苦。

  夢境之中,她彷彿回到了那年。



  她跟平常一樣穿著繡有Rs.字樣的深色毛衣,像同年齡的少女一樣雀躍的站在精品櫥窗前。但定神一看,她看的衣服完全不是自己的尺碼。

  「妳是要幫朋友挑嗎?」一個女店員將門推開,看著站在門外的鹿島。能跟如此帥氣的孩子搭上話她似乎非常開心。

  「這件衣服的蕾絲能改嗎?」鹿島一笑,店員的情緒更加的亢奮了。開始細心的為她介紹各種不同的款式跟顏色,但一聽聞這是要給男生穿的…店員的臉馬上就綠了。


  連店員都阻止鹿島遊購買。


  『為什麼大家都有刻版印象呢?學長他…明明就是渴望成為公主的,為什麼大家都不能理解呢…?』鹿島垂下頭,這世界上能夠理解堀政行的--只剩下自己了嗎?


  『學長…好可憐!』鹿島忍住淚水,下一秒,後腦就遭到猛烈的撞擊。

  

  「混蛋鹿島!你又給我翹社課!」堀政行原本跟在後面想看戲劇社的台柱究竟在搞什麼鬼,但卻感到一陣惡意,反射性的拿起書包朝她丟了過去。然後拖著被擊倒的她的後領前進。

  「學…學長…」鹿島撫著後腦杓,抬頭望著堀。「我已經決定了…如果學長不是公主的話,我就再也不演王子了!」鹿島大聲的說著,兩人的路人紛紛對堀政行投以怪異的眼光。


  「即便只有我一個人,我也要把學長當作公主一樣疼愛!學長的話,肯定是世界第一可愛的公--」鹿島帶著哭腔大喊著,話還沒說完,堀政行狠狠的將她給打暈了。


  「找死啊……!」堀鐵青地看著昏過去的鹿島,他到底做了什麼惹她生氣的事情,讓她處處找自己麻煩?


  『等等,莫非這是拐彎抹角的提出退社嗎?』堀握緊拳頭,『不行,只有這點不能退讓…女裝、女裝該怎麼辦啊?特別是聲音,我的嗓音根本不適合啊!還有身材…以女人來說是洗衣板吧…難道要塞胸墊…』堀只覺得一陣暈眩,怎麼可能讓戲劇社的王子退社!


-  


  「學長…學長…在我眼裡是最…最可愛的公主殿下了…」二十二歲的鹿島喃喃著,她呆呆的笑了會,隨即又因為身體的不適眉頭緊皺。她雙眼緊閉,意識模糊、完全沒發覺有人沿著床邊照料著她。



  「學長!終於肯面對了嗎?」鹿島欣喜若狂,把學長絕望的神情視為緊張。如果這裡有個洞,堀政行恨不得立馬躲進去。


  他終究是嘗試了。  

  面子遠遠比不上鹿島遊這個人的重要性。


  「小、小堀…」一旁的社員看著兩人,一人彷若天堂、而另一人在地獄。社員們看著社長一臉想死的模樣,卻還是乖乖地穿上戲服。堀對鹿島在某方面真是執著的可怕。


  「王子殿下,你真的只愛我一個人嗎?」一旁幫忙配音的女社員,努力壓住自己那哭笑參半的心情。堀的動作跟演技確實到位,但重點是--根本不搭啊!真正入戲的只有跟他對戲的鹿島一個。


  堀政行雖然身高矮小,但是在大家眼裡可是盡責有實力、男子力破表的好社長--看著堀精湛的演技,社員們卻更想哭了。


  沒想到他會做到這地步。

  而飾演王子的鹿島還洋溢著難以言喻的幸福表情。


  「我美麗的公主,我當然只愛妳一個。每當夜幕低垂時,我總害怕妳是否因為孤寂而無法入睡,恨不得馬上飛奔到妳身邊,將妳緊緊擁入懷中。」鹿島一邊說著,一邊將堀抱在懷裡。


  如果那個將頭埋在鹿島胸口,戴著假髮的人不是堀政行,眾人一定能因為兩人精采的演技喝彩。


  「我真的…好開心,王子殿下。」堀緊抱著鹿島,身體顫抖著。


  在那之後是怎麼樣,她不記得了。

  夢裡面肯定是幸福快樂的結局吧。


  公主跟王子過著幸福美滿的日子,鹿島王子托起堀公主的下巴,然後深情的一吻。


  即便是淺意識,她隱約知道,這不是故事真正的結尾。



  二十二歲的鹿島遊睜開雙眼,映入眼簾的景物陌生的讓她以為自己是否進入下一個夢境。

  「唔…」她發現自己躺在柔軟的雙人床上,『好熟悉的味道呀…我果然…還沒醒嗎?』她腦袋一片空白,原來她的眷戀已經到這種程度嗎?


  「哎呀…妳總算醒來了!」房門被推開了,聲音的主人帶著甜甜的笑容。一個看上去和自己差不多的女性,衣著跟氛圍給人的感覺應該是溫柔婉約的類型。


  「這裡是…」鹿島詢問著眼前的人。

  「身體好多了嗎?」她詢問著,「啊,妳等一下!」


  鹿島還在努力的回想,但對方下句話讓她停止思考。


  「小堀、她醒來了唷。」


  『小堀……』鹿島在心中不斷地重複著對方的話語,直到腦海中的那個人出現在她的視線內。


  五年不見,堀政行卻跟她想像中模樣相距不遠。他穿著十分居家,身形跟髮型沒有多大的改變。或許是因為在家的關係,堀政行將瀏海放下,雖然顯得有幾分稚氣,但仍遮掩不了歷經五年的光陰而比從前更勝的成熟氣息。


  坐在床上的鹿島癡癡的看著堀,她一直避著他的。

  所以這尷尬的重逢她說不出話來。


  一句句想說的話卡在喉嚨,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
  兩人都沒有開口。


  「啊,時間差不多了,我先回去囉?」發現鹿島醒來的女性率先打破沉默,然後堀點點頭。

  待堀送完客人後,再度回到鹿島待著的房間內。


  「學、學長,好久不見。」鹿島勉強的擠出一個微笑。

  「嗯,五年了。」堀淡淡地說著,然後沿著床邊坐下。「身體好多了嗎?」


  鹿島語塞,沒想到學長的聲音比從前更加富有磁性。他的一舉一動都令她感到坐立難安;當眼神對上時,鹿島只覺得自己的臉肯定紅的像蝦子一樣。


  「唔……嗯……」鹿島低下頭,讓自己的視野只剩下被褥,小聲的說著。

  她是記得的,那個夢真正的後續。


  高二的她以為自己完成了最重要的前輩的夢想,但在排演結束、堀去將戲服換下的同時,社員們紛紛上前希望她不要再折磨堀了。再遲鈍的她看見社員們凝重的表情,聽著大家跟她解釋,她才知道……堀政行一點也不是因為害羞才會有些反常。


  他只是以為她要退社,想滿足她而已。

  知道事實的她,厭惡著勉強堀的自己。


  這件事情,更成為她在他畢業典禮那天--拒絕他告白的主因。


。待續


2015/03/09 EMO

  


2015-03-09 热度(104) 评论(30)
评论(30)
热度(104)
  1.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
© EMO
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