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MO

【堀鹿】酒醉(全)

【堀鹿】酒醉(全)

小短篇,前文為開學典禮


繼餘生某天後,來上點甜點吧…

利用三十分鐘寫的小短打。(不過爆時間了艸

OOC


以下,正文開始



  「喜歡妳,這個世界上最喜歡妳了…」堀政行意識有些模糊,要不是他錯把某人放在冰箱的酒當作果汁灌下去,打死他也不會閒來無事說出這種甜言蜜語。


  起初是初嘗一口,沒想到喝起勁了連帶把收藏的高粱拿出來享用。


  多半是因為,昨晚跟老婆吵架讓他有些煩悶。

  那個總是讓他頭疼的老婆大人。


  居然真的想生孩子,他碎念了她幾句只是孩子的玩笑話,結果對方嘟著臉跑去跟女兒同床。


  「…都幾歲了還生什麼孩子啊…」堀政行大大嘆了口氣,鹿島即使過了二十年、即使改姓堀性格都一樣。


  他聽見玄關傳來了聲音。


  「回來啦…鹿島那小子!」恍惚中,堀起身走向玄關、他不開心的時候還是改不了老習慣、叫愛妻鹿島;而她也能從稱呼上辨別出堀政行的憤怒指數在哪。


  只不過回來的不是昨晚跟他吵架的老婆大人,而是他高一的兒子。


  「妳到底要鬧彆扭到什麼時候…」堀帶著酒氣,不悅的看著兒子。而兒子臉上滿是困惑。


  『我…做了什麼事嗎?為什麼爸爸…』兒子還在思考,父親怒點極低這件事情只針對母親而已。他下意識的倒退幾步…


  只見堀政行一把把他推到牆邊。


  「鹿島,妳活膩了嗎?」堀政行完全不受身高限制,連壁咚比自己高的兒子都帶著一股成熟男人的韻味,不過這句話…讓兒子明白了一件事情。


  『爸爸…把我誤認成媽媽了…!』兒子在內心叫苦,由於長相的優勢他一直受到大家的喜愛,這還是他第一次祈禱自己不要那麼像母親。


  「爸…你認錯人了…等…」


  「少囉嗦。」堀一把限制住兒子的舉動,作勢準備將他的制服掀起。


  「不、不要啊…!!!!」兒子哀號著,想制止父親的手,豈料堀政行根本不是他能控制的住的對象。他眼眶泛淚,腦海裡閃過被自己父親侵犯的頭條。


  「我們~回來囉!」堀遊跟女兒提著方才去超市買的東西回來。原本開心的兩人看見眼前的畫面頓時語塞。母女倆有默契地將提著袋子的手鬆開,東西紛紛掉落到地板上。


  「原來…你們是這種關係嗎?」堀遊一臉受打擊的樣子。「沒想到…跟我搶奪可愛後輩寶座…居然是我可愛的兒子…」一旁的女兒跟著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。


  「等、等一下啊、媽!你誤會了,爸把我認成妳了、快救我啊!」兒子罕見的帶著哭腔求救,而壓著他的堀轉過頭看著堀遊。


  「「……」」


  堀遊聽聞,馬上就振作了起來。


  「也太快…」一旁的女兒還不及吐槽,只見自己的母親自帶著光芒向父親走了過去。


  「親愛的。」堀遊整個人撲向堀政行,「就算再喜歡我,也不能對兒子出手呀。」堀遊在這二十年間,臉皮的厚度也跟著提升了。而一旁的兒女早就習慣這肉麻的對話。


  堀遊特地將自己的臉貼近堀政行,讓對方看清楚自己。

  

  「…鹿島,妳在玩什麼把戲?」堀蹙眉。


  「親愛的,因為我昨天不跟你睡就喝悶酒嗎?」堀遊蹭著堀政行的身子,「那麼,我們現在去睡吧♥」堀遊一邊在堀政行耳邊說著,未清醒的堀正打算抱起妻子。


  「不、還是讓我抱公主殿下回房。」堀遊一把掙脫,反將堀政行公主抱,而且…堀政行估計真得爛醉了,毫無反抗。而王子殿下臉上的笑容燦爛得讓人感到害怕。


  「「……」」留下面面相覷的兒子跟女兒。


  「平常的話,媽一定會被揍呢。」女兒撿起方才散落在地上的東西。兒子則是將自己被扯亂的衣服弄好。


  「呼,還好媽回來了…」兒子感動的說道。


  「爸連喝醉了都還是以『最帥的那個是老婆』做判斷啊…」女兒乾笑著,「別灰心啦,等二十年後你就能當我們家的霸主了,在臉的方面。」因為人總是會老的。


  「姊,你在說什麼傻話。」


  那個人,可是非堀遊不可。


   

Fin.

20150430  EMO

這篇本來想用畫的,想想還是當小短文吧。
有點趕時間,錯字請包涵


2015-04-30 热度(248) 评论(17)
评论(17)
热度(248)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
© EMO
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