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MO

【堀鹿堀】謊言(十二)(完結)

謊言(十二)(完結)


  

  她緊握著他的手,感受著他的溫度。


  鹿島最喜歡的,那個比自己略高的體溫。喜歡從身後抱住比自己略為矮小的堀、喜歡微蹲著身子將頭埋在他的胸膛。


  躺在床上的男人,是她在這世界上最喜歡的人。

  他的一言一語構築了她的全世界、他的一舉一動牽動她每個情緒的起伏。


  


  握著他的手不住地發著抖。


  鹿島想著--人真是可悲呀,明明生命在起點與終點都是孤單的,卻將自己欣喜與哀傷的掌控權都交給了別人。


  如果堀政行死了,她的人生必然會繼續下去。她所背負的不是自己,而是與她有牽連的數人,所以不可能像個孩子般說走就走。


  她想起了在學園祭的表演上看見他,那神采飛揚的樣子。


  在下一個春天,他們認識了。

  在那之後又經過數個春天。


  如果可以,她想在每個春天陪伴在他身旁。

  最絕望的,是獨自迎接沒有堀政行的春天。



  她感到害怕,害怕自己有天和其他人結婚生子,害怕自己淡忘堀政行這個人。

  恐懼著他消失在她的世界之中。


  「你不會丟下我的…」鹿島低喃著,自己也訝異乾澀的雙眼還能擠出眼淚。堀政行的人緣一向很好,陸陸續續有人來探望、想給他加油打氣。


  鹿島自始至終只看著他,全然沒注意到其他人。


  迷迷糊糊的,她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。


  「小遊。」耳畔傳來溫柔的聲音,對方輕拍了鹿島的肩膀。


  「伯母…」鹿島有些慌張地抬起頭,發現堀的家人已經趕回來了。她最後一次見到堀政行的母親是高中時候,硬是擠了個理由嚷嚷著堀帶她回家,等到入夜之後堀堅持要送鹿島回家時,堀的父母才知道來拜訪的、那個常從兒子口中聽到的『鹿島』是個女孩子。


  「…對不起一直沒去拜訪您…」鹿島微微起身,卻被堀的母親止住。


  「怎麼會呢,這種小事別在意…自從妳跟政行同居後,他每次打電話回來都在說妳的事情呢…」堀的母親面露淡淡的笑容。她擔心兒子的狀況程度並不亞於鹿島,但是看到鹿島憔悴的樣子,反而讓她堅強了起來。


  必須堅強。


  「……」鹿島垂下頭,什麼話也沒有說。


  「政行他啊,從小就很喜歡演戲了。」堀的母親在鹿島的身旁坐下,她輕柔又富含母愛的聲音一點一滴的平撫她疲憊的心。


  「看著這個孩子,我總想著…他這輩子最喜歡的就是戲劇了吧?」

  「……是的…」鹿島點頭。


  「是嗎?其實我現在並不這麼認為。」堀母轉頭望向堀政行。

  「?」鹿島露出困惑的神情。


  「自從他升上高二那天起,他開口閉口就是『鹿島』,我想他一定很開心吧?在社團裡有這麼自豪的後輩能讓他天天提起,而且你們感情這麼好…後來知道妳是女孩子時,我還覺得政行只是純粹欣賞妳吧…」堀母緩緩地說著。


  「…」鹿島緊咬著下唇,什麼話也沒說。

  「他高中畢業後就再也沒有提到妳,我大概也猜到原因。畢竟是自己的兒子嘛--」

  「……」鹿島皺著眉,這是她至今第一次想將淚水忍住。


  「他不會想耽擱妳的。」堀母閉上眼,堅定地說著。

  「啊?」鹿島納悶。


  「我聽說了,有個讓妳回到螢光幕前的機會吧。」堀母回過頭看著她。

  「……可是…」


  「他以前總是嚷嚷著,『鹿島那個自信過剩的傢伙啊…!』…妳沒有自信他會醒過來嗎?」堀母輕撫著鹿島緊握著堀的那雙手。


  「我…」鹿島有些遲疑,她不敢回答。她看著熟睡的學長、再看看堀的母親。

  「我有…自信他會醒過來。」鹿島說了謊,因為她看見伯母紅腫的雙眼,她知道自己只能這麼說。


  如果這個謊言,能夠變成真的就好了。


  過去,她自認為了他好而說了謊,讓兩人漸行漸遠。

  如今,她的謊言是為了活下去,為了所希望的--有他存在的明天。



  鹿島匆忙地拿起手機、勉強自己離開病房,她知道的,她必須這麼做。



  

  脆弱的人會為了另一個脆弱的人努力變得堅強。


  堀的家人等鹿島離開時,才將不安的情緒袒露出來。堀的父親從警方那裏拿了一個沾血的小盒子走了進來。


  「哥,你要醒過來、自己把這東西交給人家啊…」代替不發一語的父親,堀的弟弟用顫抖的聲音說道。


  



  鹿島聯絡新的經紀公司後飛快地做了換洗,到達約定的地點。她拒絕了御子柴陪同的提議,而是希望摯友能代替自己待在學長身邊。


  『明天的服裝秀,這麼急迫的條件…應該是內部的模特出了狀況…』鹿島努力說服著自己堀會醒過來,試圖將思緒分給工作的事情。


  鹿島一進入大廳,就有接待人員在門口等候她。


  「鹿島小姐,請您在這裡稍等一下。」接待小姐用親切的口吻說著,便請鹿島在滿是戲服的試衣間等著。 


  「…」她故作鎮定,看著鏡子中的自己。


  很憔悴,難怪大家一直要她休息,好在這種程度只要用遮瑕跟粉底就能蓋過。 她從鏡子瞥見了一件純白的王子裝,跟她高中常穿的那套十分相似。下意識的,鹿島走上前將衣服從衣架上取出。


  「……」


  『鹿島那個自信過剩的傢伙啊…!』堀的聲音在她腦內回想著,她想起了高中時候的自己。


  總是期待能夠見到,那個穿著藍色襯衫的嬌小學長。

  總是期待他換上她精心挑選的女裝。

  總是期待他能夠誇獎自己。

  


  鹿島輕輕笑著,將王子裝浮貼在自己身上。

  

  她曾經一直期望時間停留在高中的時候,因為她全盤否定著當時的自己。

  她覺得自己變了,變得醜陋、變得心機、變得世俗。變成另一個自己也不知道的存在。


  但是那個人親口對她說著愛、看似不情願卻溫柔地將她攬在懷中。

  言行舉止中用盡一切溺愛著她。


  如果時間真的停留在那刻,那她就只能一直當個可愛的後輩了。


  

  「可是我變得貪婪起來了…」鹿島眼裡帶著淡淡的笑意、或許是錯覺,她感到堀就在自己的身邊。


  「我希望你眼裡只有我一個人、我希望你愛我、我希望你觸碰我。」鹿島對著鏡子喃喃自語。


  因為時間不停地流逝,才讓這些希望逐漸變成了可能。

  不知怎地,她感覺到堀正對她綻放笑容。


  「鹿島小姐,請跟我過來。」試衣間的門被方才的接待小姐打開,而鹿島正好將衣服放回架上。


  『我變了,卻也沒有變。』她指尖輕離衣裳的瞬間,回眸對著鏡子一笑。

  在不斷反覆的肯定與否定間,她接受了現在的自己。

 

  她依舊是那個高貴的王子殿下、卻也不是。

  她覺得自己看見了堀。


  「如果你不醒來,我會親自去迎接你的,我美麗的公主。」她嫣然一笑,那神色不同於從前,有王子般的自信爽朗、同時也富含著女人的戀愛情懷。


  

  真正融合的,過去與現在的自己。





  後日談。


   


  「嘩--快看、是鹿島!」一名穿著浪漫學園高中制服的少女看著大樓上的廣告興奮的喊著。「我從以前就是她的粉絲了,前陣子還以為她會退出演藝圈,哭到眼睛都花了…!」


  「她不是我們前幾屆的學姊嗎?聽說學園祭她會來…」另一名同樣穿著浪漫學園制服的少女說著。


  「真的假的?哇…那我們學校會被塞爆吧!」

  「聽說學姊在校時戲劇部的表演都會大爆滿…不過鹿島不是她的舊姓嗎?聽說她結婚了?」


  「欸?不是說她男朋友死了嗎?」第三名女同學加入了對話。

  「沒死吧…?」


  「「不過那個求婚真的超棒的…!」」少女們異口同聲地說著。



  在女孩子們中掀起話題的,是鹿島上個月宣布重返演藝圈、同時也是該公司旗下新的服裝品牌發表會。


  該公司的服裝品項非常多元、只有鹿島是唯一穿著男裝的女性模特兒。在她穿上一連串讓人心醉的帥氣男裝造型後,最後的重頭戲居然是婚紗。


  當記著們還在猜測鹿島遊會穿著西裝登場時,她卻穿著背部簍空的純白婚紗出場、那高挑纖細的身材完美的襯起了華麗中帶有古樸的蕾絲白紗。不同於前面一對對男女一齊登場的畫面,鹿島遊只有一個人。


  待所有模特退場後,她走上舞台,站在經紀人及社長的旁邊。成為鎂光燈的焦點。公司宣布簽下了她,但簽的名字是『堀遊』。


  「真的非常感謝公司接受我任性的要求。在我得知最後一個項目是婚紗時,我就決定要這麼做了。」鹿島接過麥克風,臉上掛著微笑。

  

  「對於過去那些不實的指控,我並不想花時間去澄清他,因為我並沒有做。我想這是因為我的感情狀況一直是不公開的。」鹿島說著。「所以我想在此公開,我之所以會站在這裡,是因為高中時一位叫做堀政行的學長。」


  「他讓我對戲劇產生了興趣,並且指導著我。雖然我不曉得他會不會聽見--」鹿島抬起頭,眼神直勾著自己正前方的攝影機。


  



  「如果你聽見了,跟我結婚好嗎?我會帶給你幸福的。」


  這句話一出,台下傳來女性觀眾尖叫的聲音、以及男性觀眾的喝采聲。這場發表會,她轟轟烈烈的幹了一場。


  而且還因為深情的告白跟感情狀態公開透明讓她贏得更多的粉絲。



  「學長,你覺得怎麼樣。」野崎蹲坐在堀的床邊,把自己錄好的發表會影片播放給堀看。


  「哈哈哈、小堀,你連求婚的都搶輸鹿島。」一旁接話的是高中戲劇社的同學,大家聚集在堀原住家的房間歡愉的討論著。


  「少囉嗦。」堀白了同學們一眼,剛出院的他還需要休養,倒是因為他家鹿島幹的事情讓他被不斷被調侃。


  「真的、我們都不知道是要來祝賀你康復還是恭喜你結婚了!」

  「所以小堀,你接受鹿島求婚了嗎?」明明看見了堀手上的戒指,卻硬是要問他。

  「……」堀扶著額頭,他聽見外面傳來的聲響,門如他預期地被打開了。


  「答應了哦!學長要做我的新娘!」鹿島手還搭在門把上、早已準備加入話題。


  「誰要做你新娘啊!」堀憤怒的將床頭的枕頭朝她砸了過去。明明那傢伙看見自己醒時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的,結果人一多熱鬧起來她又恢復那死樣子。


  況且,他才沒答應呢!


  他當時可是拒絕了她的求婚,然後故作帥氣地說這句話算我先說的、把鑲有典雅藍鑽的戒指直接套到她手上的。


  但她現在居然裝死!


  雖然作死的鹿島他也很喜歡就是了,但說出來她肯定更加得意忘形,所以這秘密他打算帶進棺材--不過這早就是公開的秘密了。



  堀跟鹿島兩人在堀身體完全復原前,暫時一起住回了堀的老家。


  「妳呀…就這麼喜歡跟我擠單人床嗎。」堀嘆了口氣,看著一臉滿足準備上床睡覺的鹿島。

  「嗯,學長要抱著我才睡得著呀。」鹿島歡愉的說著。


  「……」堀沒答話,倒是耳根子先紅了。

  「學長紅著臉的樣子也好可愛。」鹿島蹭著堀的臉。


  「……」堀輕撫了鹿島的頭,他雖然沒親眼瞧見她憔悴的樣子,但從別人口中得到的消息他大概也猜得到,出於愧疚、他索性任由她調戲了。


  「學長,你昏迷的時候我說了你會清醒的謊,然後謊言成真了。」鹿島露出欣慰的表情。


  說到底…那能稱得上是謊言嗎?


  「所以我還想在撒更多的謊。」

  「喔?」


  「我會要替學長生孩子,一男一女剛剛好…兩個都像學長就更好了!」鹿島坐起身開心的比劃著。


  「喂,孩子像妳的話才好吧。」堀輕敲了鹿島的頭。「這個謊言會成真的。」

  『比起謊言…這是許願了吧?』堀逕自想著,但他懶得糾正她了。



  「真的?」

  「真的。」


  兩人相視而笑,帶著戒指的手緊緊握著。


  在數個春天後,堀遊確實分別產下一男一女。


  在有段時間鹿島還是以『鹿島遊』的名字廣為人知,真正以『堀遊』的名字記住時、是在堀政行以導演的身分成名時,但那又是另一個後話了。


。謊言 全篇完。


20150928 Fin. EMO

文章的最末端,雖然最後花了很久的時間才完成,在此感謝最初點文的Yoco-六君 、小鱷、歌潔、金魚草,如果不是四位點文,這篇文也不會誕生。也感謝耐心閱讀至今的你們,陪伴我度過寫文的時光。



    


2015-09-28 热度(174) 评论(15)
评论(15)
热度(174)
  1.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

© EMO
Powered by LOFTER